首頁 - 新聞資訊 - 群 英 譜 - 正文 文字:[] [] []

我的大漢情緣 ——記大漢物流“終身榮譽獎”獲得者李秋南

發布日期:2017-05-20 點擊次數:3272次 來源:大漢物流

 

我欲唱大風,請君擂戰鼓。

極力筑高臺,任由嫦娥舞。

城建入新戶,賢就陽光路。

同心大漢人,都是出山虎。

如今的大漢集團榮膺中國企業500強,大漢物流鋼材貿易省內一流,大漢城鎮建設遍地開花,大漢汽車4S店遍布三湘四水……

這一切離不開大漢一位德高望重的工作者,一位精心耕耘的智者,一位擂戰鼓者,他是大漢的功臣元老,他就是獲得“大漢物流終身榮譽獎”的李秋南同志。

 

李秋南同志回憶錄

 

回憶一:一張透支卡  一個處罰  一份情誼

那是1993年,我當時在婁底建行信用卡部當老總,急于發展業務。那時付總剛剛成立科貿文公司,開始主要是做圖書,也就12萬元,后來想做鋼材貿易,當時付總找到我們銀行的營業部搞貸款,最多可貸5萬元。但5萬元做鋼材生意最多一車貨,可謂杯水車薪。機緣巧合,我與付總結識了,付總向我談起他的事業,他的理想,以及他目前遭遇資金周轉的困難,當時一下我就被這個胸懷大志,蓬勃朝氣的年輕人深深吸引。

我就說那你可以到我們信用卡部,可以辦公司卡,一張信用卡額度15萬元,允許透支10萬元,最大協議透支額度1000萬元,利率比一般貸款利率是稍微高一點。這在當時是一筆最大透支額度的巨款。我當時并沒想到違規不違規,信用卡部要業績,而我欣賞付總,信任付總,覺得這個年輕人將來大有造化,大有可為。當然付總也很講信用,他說明天還清就真的明天還清,真的說到做到,沒有一次不兌現。

當時因為給大漢的放款額度比較大,我受到了建行的一次警告記過處分,工資還降了一級。付總得知后,非常內疚,提出要給我經濟補償。我對付總說:“一個處分算什么,一級工資也沒有多少錢。沒關系,我不要你的補償。”其實我做這個事也不完全出于個人情感,而是我看到了付總的付出,他每天起早貪黑,親自采購,押車,送貨,有時還親自裝卸,我當時就想這樣勤奮、有膽識的人肯定會成功。

 

回憶二:一袋現金  一個模式  一份信任

1995年,付總創建了“大漢”牌鋼材,開始經營鋼材貿易。鋼材屬于大宗商品,交易時需要大量的資金流轉,基于信任,我們信用卡部給付總源源不斷提供周轉資金,讓大漢沒有資金方面的后顧之憂。當時信息還很不發達,沒有什么網銀轉賬之類的,我還清晰地記得當年付超為了還錢用麻袋背著大袋大袋的鈔票從邵陽擠火車、趕汽車來婁底存錢、支付利息的場景。

那時我們支行的現金流也非常大,我們就創造了一種模式,當時付總的錢是打給漣鋼,我們就讓漣鋼也在我們支行開了一個賬戶,錢還在我們支行,然后漣鋼又要付電費,我們又到電業局做工作,讓電業局也在我們銀行開戶,資金還在我們支行,當時我們一個10幾個人的支行賺100多萬,在省行經常受表揚。

我們受表揚是基于我們有這樣像付總這樣的大客戶、好客戶,給我們創造效益,也得益于我們在這里創造了一個上下游的合作模式,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當時我們就在做一個基于信譽信用的生態圈。

 

回憶三:一筆保證金  一條智慧路

我記得是19984月,付總找到我們支行,說有個好項目,修建婁星北路(現在的婁底大漢路),但動工建設需要提供800萬的保證金,基于前期信用,我們支行支持了付總,給了800萬,那時別人都打不出錢,就大漢打得出。

從此大漢走進房地產行業,“修好一條路,建設一座致富城,營造一個溫馨園”的戰略藍圖在現實中開花結果。

 

回憶四:一份寄托  一大突破

2003426日,我辭去建設銀行的工作,加盟大漢集團,做的第一個項目就是九億步行街的2000萬保函,基于前期的一些信譽我到省建行2天時間就把保函做下來了。這里還有個小插曲,52日正式上班,付總特意為我舉辦了一個入職歡迎儀式,召開了董事會,董事會的成員就是付總的父親、付總、付總的妻子速總三個人,會上付總就囑咐速總“你不要管資金和保險柜了,全部交給李總”,當時真的很感動。

2005年,大漢集團在建設銀行只有大漢酒店600萬的抵押貸款,資金很受限。那時剛好省建設銀行的謝總調到了婁底,我和謝總溝通說應該可以做集團擔保授信,付總也極力邀請謝總考察大漢,考察后謝總給了一個結論:大漢這么優秀的企業,利潤穩定可靠,可以以集團給子分公司擔保的模式獲得銀行貸款。這樣一下子大漢鋼貿公司就得到了3億元銀行授信,突破了資金瓶頸,大漢鋼貿公司各個網點得以順利搭建。

 

回憶照進現實。時值李秋南同志退休歡送會,為感恩您對大漢物流股份有限公司的創建和發展上做出的杰出貢獻,感謝您在資金管理上和業務開拓上為大漢創造的理念和價值。特授予李秋南同志“終身榮譽獎”。

您是大漢精耕細作的金融工匠,

您是大漢集團騰飛的提速者,

您是大漢事業的最美建設者,

最真摯的祝福送給您!

必威体育betway8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